免费服务热线:0576-83938338

新闻中心

对话长相相似的两位名人 不一样的盘上哲学
发布时间:2020-01-26 16:56

芝野虎丸与丰岛将之

  文章来源:找借口宁静

  原址:https://digital.asahi.com/articles/photo/AS20191221001534.html

  原题:囲碁と将棋の名人は顔そっくり 初対面してぶつけた哲学

  摘自:朝日新闻

  翻译和整理:找借口安静 撒西不理的开头

  在将棋界和围棋界,去年双双都成为了名人,站上了顶峰。将棋界的丰岛将之名人和围棋界的芝野虎丸名人。因为两个人长得很像,彼此都会关心对方的情况,此番这是两人第一次碰面,截然不同的胜负哲学,在这个时候擦出了火花。

  芝野虎丸,“亲切感油然而生”

  丰岛将之(下记丰岛):芝野虎丸当初的体型似乎和我20岁时差不久,但是感觉要比我瘦多了。

  芝野虎丸(下记芝野):我入段之后,就有人说我长得很像丰岛老师。

  丰岛:我也常常被这么说。

  芝野:丰岛老师在夺得头衔的时候,自己也“喔~”了一下,说瞎话也有点开心。亲热感油然而生。

  丰岛:拿到名人之后,生活有什么改变呢?

  芝野:切实不什么变革,不过因为是名人所以需要在证书上面签名。每次去日本棋院就要签名,大略每周写一次,多的话一次要写50多张。

  丰岛:我在东京的时候也会并在一起写。不过我是想有些签名能够提前写掉,所以有时候我就会被别人说“请你不要再写这么多了”。

  芝野:在对局时候你能睡着吗?我在打卦时候晚上还能睡着,下完棋就睡不着了。

  丰岛:我的话,会下1分钟快棋消磨时间,因为太愉快了确实睡不着。

  芝野:丰岛老师有不做什么运动呢?

  丰岛:稍微做一些,有时候去健身房用点器械。据说芝野虎丸通过健身胖了4公斤。

  芝野:这是很早以前的事件了,健身房什么的我都没去过。

  与AI之间的磨合,丰岛“用了太多就……”

  芝野:将棋AI是在什么时候超过人类棋手的呢?

  丰岛:我在14年和AI下过一盘,不过那个时候实力已经超过人类了。但是在那个时候局面判定之类的,感觉自己断定的更正确一点。但是当初到了终盘AI也不会犯错。

  芝野:围棋的AI是在2年前开始遍布开来的,但是现在终盘阶段还有一些不准确的处所。

  丰岛:如果自己的大局观和AI的判断数值完全不一样的话,你会怎么做呢?我的话假如是轻微的差距就不会太过于在意。如果差得很远的话自己就会留心一些。不过很多地方确实是自己的下法有问题,所以只好转变自己的手腕了。

  芝野:我不是很擅长这种很一般的方法。有时候AI的断定和自己不一样的时候,我就想今天状态不好,那就不研究了吧。当然我很明白自己不好好研究是不行的。

  丰岛:其实有时候这样也很好。如果连小细节都想磨合的话,其实也不大好。

  记者:丰岛将之会研究到什么程度呢?

  丰岛:终盘阶段的话自己就不深究了。中盘阶段的话,根据自己的情形适当地筛选采取。

  芝野:小时候我就不是很喜欢AI。因为很多东西是人类完整理解不了的,与其研究AI研究到如许深刻,不如直接让研究AI的人来教我。因为那帮人知道一些分歧适人类的货色,自然就不会去采用。

  记者:中国棋手都特殊崇拜AI,你觉得他们的棋怎么样。

  芝野:我觉得很无聊。据说布局阶段中国棋手都是群体对AI进行研究,搞得中国棋手之间的对局前30手都是截然不同的。当然到了最后这棋就开始不一样,就开始有意思起来了。

  芝野虎丸,“自言自语?我才不信”

  记者:人与人之间的对局,你们觉得有趣在什么地方呢?

  丰岛:自己在网上不怎么下棋,始终都是下背靠背的。我自己是喜好面对面下棋的感觉。面对面下棋的时候,可能感想到对方在考虑什么,想要表白什么。

  芝野:我从小就爱好在网高下棋,而后也下了良多。固然在背靠背下棋的时候,晓得对方的一举一动之类的,然而总会想方式掩饰本人的形式如何。比如说对方有时候会嘟囔多少句,这些我都是不信赖的,我也刻意不把留神力关注在这些货色上面。

  丰岛:一些很个别的手段对手其实都看得清清楚楚,如果下出一些有些不一样的手段的话,局面就会变得复杂,最后就有逆转折会。人和人的对局有很多逆转折会也是一大魅力。但是自己很想下出品德较高的将棋,更不想输掉。所以心里面也比较庞杂。

  芝野:实在围棋也一样,任何一方即使稍微好一点,也常常会被逆转。人类棋手时常会气势压人��地做一些刺激的事件。这一点确切十分有意思。我有时候也是,AI觉得这么下比较好,但是自己经常会按照我的主张尝试一下。

  丰岛将之,“永濑拓史很有体育精神”

  记者:芝野虎丸在14岁那年定段,而丰岛将之是在16岁入段,两位的定段年事都异样早。但是丰岛将之在夺得头衔之前其实经历了长期的雌伏期,那么你是怎么看待芝野虎丸首次挑战头衔就夺得头衔一事呢?

  丰岛:很倾慕。我第一次挑衅头衔的时候,本想下得开心一点,觉得任何事都是从积聚教训开始,心态上面还是比较踊跃的,但是自己确实很想赢,所以最后的成果也不太好。这样一来就觉得芝野虎丸的状况无比造作,然后我也看过芝野虎丸的一些采访内容。

  芝野:以前自己也很不想输棋,在读小学的时候,即便老师是职业棋手,输了也会哭鼻子。不过自己成为了职业棋手之后,觉得输棋是很畸形的事情,一下子就觉得这没什么打不了的。毕竟自己一开始就没觉得能赢棋,所以即便输了的话也就那么一回事。

  记者:丰岛将之有没有看到过类似于芝野虎丸这类棋手。

  丰岛:羽生善治老师仿佛是这样。感觉对胜负没有看得很重,追求自己的兴趣。

  记者:胜负师感觉都有一些体育精神,将棋界是不是富有体育精神的棋手比较多呢?

  丰岛:虽然还没到运动员的水平,但是许多棋手为了赢棋会想尽所有办法。比喻渡边明会斟酌赢棋的战术,永濑拓史感觉很有体育精力。

  记者:那么丰岛将之自己呢?

  丰岛:怎么说呢?不外我感到自己仍是很器重输赢的。

  芝野:丰岛将之的第一个头衔是在什么时候呢?

  丰岛:在2018年的棋圣战,也是最近的事情了。第一次挑战是在20岁,而拿到拿到头衔的时候已经是28岁了。真的花了很长时间。芝野虎丸在第一次挑战头衔的时候,是不是觉得很多事情是新鲜的,感觉比较吃力呢?

  芝野:我下棋还是比较快的,所以一开端比较担心保存时间很长的对局。保留时间很长的棋认为如何呢?

  丰岛:我是喜欢时间比拟久的棋。由于我是“我想匆匆来”一派,下到最后我的时光总是会用完的,所以我会在布局阶段下得很快,然后在中盘阶段缓缓想,渐渐策划。

  记者:芝野虎丸对时间管理上面是不是不会想很多?

  芝野:是的,通常不会去考虑这些。

  丰岛:通常为了快乐或者兴致下棋的棋手,基本上都不会太在意怎么利用时间。不过这一来棋手通常会在一线活跃很长时间。乡田真隆九段就属于,什么棋都是一盘(不管优劣,老是先下了再说的)棋,所以会考虑很长时间,不过有了这些积累,到了40多岁还能收获头衔。

  芝野虎丸,对用时“短的比较好”

  记者:将棋的名人战是9个小时,而围棋是8小时,芝野虎丸有没有欲望围棋的名人战是9小时制的。

  芝野:如果能让我选的话,尽量是越短越好。围棋的话布局阶段通常不会直接影响到胜负,所以在布局阶段想太多的话也没意思。随着局势进展,在中盘阶段缓缓看清局势的过程以为很有意思。不过我小时候就是快枪手,喜欢噼里啪啦地下完,而后破马跑到下一盘棋这样。虽然我不讨厌长时间的棋局,但是我还是喜欢喜棋。

  丰岛:中盘阶段,想着想着就会出论断吗?

  芝野:事关吃人还是被吃、杀掉还是逃出去的时候,这一类情况只有有时间的话都是算得清楚的。

  丰岛将之,“和个别的棋手作风不同”

  记者:今后的目标是什么?

  丰岛:去年的卫冕战已经丢掉了两个头衔,然后自己还没成功卫冕过,所以在今年争取可能卫冕一次吧。

  芝野:嗯……怎么说呢,虽然不能说自己一点目的也没有,但是只有有好结果我觉得就很满意了。然后每一盘棋我都渴望好好面对吧。

  记者:面对世界大赛呢?

  芝野:今子弟表日本参加的机遇会变多,虽然自己拿到冠军的机会比较渺茫,因为对手都特别厉害。但是至少在心态上不想输给他们。

  记者:身为棋手,不仅有胜负师的一面,是不是还有艺术家、研究者的一面。

  丰岛:研讨跟胜败感到是两个世界。虽然有一种美感,但是艺术层面来说还是有些浅。

  芝野:我倒是没想过这些,让我取舍的话就是胜负和研究吧。感觉最近在研究这一块花了比较多的功夫。

  记者:这次相互会见之后,有何感受?

  丰岛:芝野虎丸跟我,从棋手层面来说风格就不一样。领有为了取胜会决定忍耐,会操纵住自己的一面。诚然自己也想有芝野虎丸一样的思考办法,这样的风格,然而用在自己身上的话,感到会做得不够好。

  芝野:感触到了将棋棋手对输赢的执着。即便是研究也会研究到底,不过我不大会研究到这种程度。所以我觉得这一点非常了不起。

  丰岛:如果这样也能赢棋的话,我也很想试试看。真的很爱慕。